6月1日
1:00AM
上床後疼痛更加劇烈 依舊無法成眠
雖然老公要我不舒服時叫他
但我怎忍心再次剝奪他的睡眠?
自己咬著牙 左翻右翻
等待每數分鐘一次的抽痛
宛如再次回到那曾讓我覺得痛不欲生的海巡署小艇暈船之時

2:00AM
完全無法躺在床上
只好下床坐著 希望可以得到一點點睡眠時間
但約五分鐘一次的疼痛 讓人無機會喘息
陣痛每次一來  約持續4、50秒
我起身走動 拿著手錶計時 
希望這樣的頻率可以讓醫院收留我~
雖然我努力不要發出聲響
但來回踱步 倚在桌邊喘息 終究還是將老公吵醒
決定再次帶我到醫院~

3:00AM
搭計程車來到台大醫院兒醫大樓
警衛看我大肚子 直接指示我們上九樓產房
此時的我痛的倚在老公身旁
淚水已經奪眶而出~

再次接受血壓、體溫、胎心音等檢測
護士內診 確認已開了一指
監測半小時後 住院醫師為我作超音波檢查
醫師表示雖然陣痛不算很密集
但因胎心音數值下降
要我住院觀察
此時的我 還不明白這代表何意 
只是為能留院待產而鬆了口氣~

4:00AM
確認住院後
我在待產室中被裝上點滴、氧氣管、胎兒監視器
真沒想到待產時 身上要插這麼多管子?

4:30AM
李醫師剛接生完 順道過來看我
他跟老公說胎心音會掉 不建議打無痛分娩
先觀察一下 但現在開始禁食禁水
聽到不能打無痛分娩 我整個心都寒了~~
難道還要這樣痛好幾個小時
我還傻傻問老公 為何不能吃東西
老公說 因為有可能剖腹 所以不能吃
心裡一陣疑惑 卻沒力氣多想什麼~

當我被五花大綁後
累壞的老公 終於可以在陪病床上稍稍休憩
然我我看著牆上時鐘一分一秒走過
卻只覺得為何時間如此難捱
此時 我的陣痛約3、4分鐘一次
一痛起來 我只想伸手抓東西
老公在旁歇息 只好用力抓住床邊欄杆
雖然已經痛到想殺人 但還是努力忍住不發出聲響
拼命抿住下唇 覺得胸口都快得內傷

我現在才明白 真正的陣痛是如此要人命
比生理痛痛上十倍、百倍
如一股電流從腰部竄到下腹部 讓人無所適從
我的兩隻腳在床上亂踢亂動 只希望可以把疼痛踢走

6:00AM
好不容易 時鐘終於走到六點 
我真想將老公叫醒 讓他知道
此刻 我有多麼無助 多麼需要安慰~
護士小姐來了
要我陣痛時不能用力 不可以抓欄杆
要呼氣放鬆
連這一點點支柱都沒有 該怎麼辦啊~~ 

6:30AM
老公醒來
我馬上抓住他的手
苦苦哀求「我受不了了,可不可以直接剖腹?」
我真的好希望 現在給我一針
讓我失去知覺吧!!
老公卻只是我握著我的手 跟我講講笑話
要我忍耐

7:00AM
護士小姐來內診
已經開了兩指半快三指
小姐說開得算快
老公安慰我 再兩個小時就好
但這兩三分鐘一次的陣痛 讓我連一分鐘都不想多捱

8:00AM
因為已經持續四個小時未解尿
所以院方決定為我導尿
一個資深護士帶著兩個實習生
一邊指導如何導尿
我的下體就這樣赤裸裸的攤在眾人面前
才知道 要生一個baby 竟是如此沒有隱私~

此時我已經痛到半夢半醒
在陣痛間歇時竟然會暫時失去意識睡著
每作一次檢查、治療行為
護士總要核對身份
我連回答的聲音都在顫抖

資深護士看我痛苦的樣子
(雖然我始終沒有叫出一聲!)
開始教我呼吸方法
要我用吐氣如吹蠟燭的方式「吸~吸~吸~吐」
我宛如在海中抓到一根浮木 依著她的指示呼吸
確實能稍稍減緩痛楚

我問老公還要多久
他安慰我再兩小時就好
我開始任性
:「剛剛七點說兩小時,為什麼過一小時了還要兩小時!」
每二、三分鐘一次陣痛 每次持續一分鐘
加上強烈的便意
真的讓人非常非常不舒服!!
這真的是凌遲的酷刑啊
每痛一次 全身不由自主的顫抖
幾個護士圍在我身邊 伸出手給我安慰
我雖然沒有叫出一聲痛
但心裡狂喊「給我一針 讓我睡著吧!」.............

全站熱搜

nickie33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